小青青青青龙

【罗黄】天都书店

灵感来源是这个:


感觉从名字到销售书目都很有武君的风范hhh然后就有了一个奇怪的脑洞

虽然内容和考试没什么关系,不过也祝最近要考试的大家都顺顺利利!



天都书店仿佛是一夜之间出现在街上的。

这家店外观实在平凡,只有门口那块金灿灿的大匾额算是夺人眼球。匾上龙飞凤舞写着“天都书店”四个大字,笔力遒劲,可见作者是个行家。

它悄无声息地开张,悄无声息地营业,也没做什么宣传措施,但很快竟也有了一批固定顾客,生意有模有样地走上了正轨。

街头的小混混看不过眼,扬言要去砸场子收保护费,有人说看到他们刚声势浩大地冲进了书店,立刻像石沉大海一样没了动静,过了一会儿又全都连滚带爬冲出书店,再也没在街上出现过。担心的路人进书店一看,老板戴着老花镜气定神闲地翻着书,顾客们小声掩着嘴笑,店内一切如常,完全不像刚被骚扰过的样子。

那群混混究竟遭遇了什么?有人忍不住好奇问。

“是老板威武啦!”顾客们心照不宣。

这家书店怎么能吸引你们过来?有不死心的同行忍不住打探。

顾客们七嘴八舌,从店内装潢讲到服务再讲到书籍的数目种类之丰富,最后异口同声道:“当然还有我们的老板!”

 

天都书店的老板能吸引一众顾客当然有他的原因。按顾客们的描述,神秘老板拥有一身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恐怖气势,是个顶着一张邪魅俊俏娃娃脸、拥有恐怖岁数的冻龄老大爷;非但如此,他还是个语言高手,精通多门外语。

刚开业时有外国旅客过来,不抱什么希望地中英混合比划了半天,不料老板老花镜寒芒一闪,一开口满座皆惊。此后开始有人试着和老大爷交流外语,这下更吃惊了:德法俄日西班牙语,竟然没一门能难倒老大爷;有人试着和老板讲方言,起初确实也成功难住了他,然而当老人家谦虚请教过几次以后,飙出的方言竟然比问的人还地道。一传十十传百,天都书店凭老板跃升成半个网红书店,再也不愁没人光顾了。

“他就是闲的,”每晚准时来接他的小伙子评价道,“老人家就得活动思维接受新事物,不然迟早要得老年痴呆。”

 

光顾书店的次数多了,大家便开始对老板也有所了解。老人家习惯相当规律,每天准点出现,像君王巡视领地一样背着手绕着书店走一圈,然后坐在柜台后面看他的哲学著作,打烊时就会有个帅气小伙过来接他回家。小伙子年纪轻轻打扮时髦,一头挑染了红色的白发扎成高马尾在身后甩啊甩。他一脸不爽,但还是乖乖坐在咖啡区等老板收拾东西;而老大爷摘下老花镜穿上老款风衣站起身,和小伙子并排一站,也毫不逊色。

不止一次有人目睹他们两个人慢悠悠地往家走,先是隔得远远的,后来变成肩挨着肩,再后来走到街道尽头时,两人的手就紧紧地牵在一起了。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扯得老长老长,他们的背影逐渐和夜色融为一体。小伙子的抱怨夹杂在夜风里,模模糊糊的,他说:“你今天怎么也这么慢!”

然后是老板永远不紧不慢的回应:“耽搁了,回去吧。”

 

小伙子说,他要工作,实在不忍心让退休的老爷子每天孤零零留守家里,恰巧老大爷难得对图书经营表现出了兴趣,索性让他开家书店玩玩——能否以此获得收入倒不重要,因为两人其实都不缺钱,重要的是让老大爷有事可做,别天天有事没事就跑去天台吹风做哲学家。如果能认识新朋友那就更好了。

小伙子还说,他当然得过来接老爷子回家。如今世道不算太平,他好不容易让老爷子安安稳稳到了现在,是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说这话时,老板就安静地站在他旁边,娃娃脸上是纯然的无辜。小伙子滔滔不绝地表示了对世道混乱和监护对象安全意识薄弱的不满,老爷子什么也没说,最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小伙子的脸就忽地红了。

 

整个书店只有一个叫虚蛟的沉默的大块头员工,大家起初有点发怵,后来发现他人实在很好。老板的侄女不时也会造访书店,小姑娘温婉可爱,是中文系的高材生,甜美的笑容让整个书店都比平日暖上三分。她会在咖啡区安静地看会儿书,或是和老板聊会儿天,而平时不苟言笑的老板也会少有地露出堪称慈祥的微笑。有时她会和另一个学生模样的白净男孩手挽手过来,老板虽是继续和她聊天,眉头却皱得快能夹死苍蝇了:他显然对未来的侄女婿很不满意。这事儿要是晚上让小伙子知道了,老板便势必又要迎来小伙子的一番调侃。

 

不用上班时小伙子也会来书店陪老板。他一般会带自己的书来看,但有时也有例外——兴致上来的老板可能会忽然给他来个指定书目,比如现在:“我刚看完《红书》,里面有些观点实在有意思,黄泉你也一起看。”

这下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的变成黄泉了。小伙子不算大的眼睛几乎要郁闷得眯成缝了:“我……我一个理科生……”他显然是想拒绝的,但话头却在老爷子没有情绪的注视下硬生生地拐了弯:“……是。”然后老大不情愿地站起来,乖乖接过那本书。

他看书时,老板常常会背着手沉默地踱过来看,再不时提点几句。两个人也时常争论,一般是老板慢悠悠地提问,小伙子尖锐地回答,而后老板再不疾不徐地抛出新的观点和问题。如果侄女也在场,她就会像所有的小淑女一样优雅地低下头,掩着嘴悄悄微笑起来。

 

“君姑娘——和——黄泉——都是——武君的——家人——”大块头员工无数次憋足了劲儿真挚道。

黄泉是小伙子的名字,君姑娘是指老板的小侄女,排除法使用完毕,那“武君”只可能是指老板了。老板本姓是罗,为什么要用这么一个武侠意味浓重的剽悍代号仍是顾客们心中的一个谜,可见每个老爷爷都暗戳戳有过武侠梦,这话诚不我欺。

评论(6)
热度(80)
© 小青青青青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