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青青青龙

【胡思乱想】死神674话有感

其实就是看完哈斯那通话的胡思乱想而已=L=

哈斯说:“人们全都走在天秤之上,既生,万物皆会于此,在正误的天秤上前进着,由你自己来分配什么是正确什么又是错的,被分配之后的正误的碎片与人的姿态交叠重合,这便是我们自身。”

不看这是否暗示了他的能力原理,这段话可否被理解成是哈斯对自己的价值观的描述?哈斯说:“人们全都走在天秤之上”、“由你自己来分配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这是否能对应解释他的行为?在他和巴兹比相遇那个午后,和巴兹比做朋友被他判定为正确的选择,所以随后五年他一直默默地追随着巴兹比,努力锻炼自身以求追上朋友的步伐;在被友哈带走的那天他第二次做出权衡,而这次友哈代替巴兹比成为“正确”,自此他能够毫不犹豫地随友哈巴赫离去,并在千年之后亲手斩杀(?)旧友。所以我不是很相信他会成为第二个市丸银,因为理论上来说哈斯是不会因为离开旧友、斩杀旧友而感到后悔的,追随友哈巴赫、献给友哈忠诚是他在经过衡量后选择的“正确”。

但哈斯的卷首语是「不能把视线从天平上移开,除此以外,别无痛苦。」这就意味着他做出权衡时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毫不犹豫,确切来说注视天平做出选择这件事本身就让他痛苦。所以他会在做出选择之后还做出一些与他的选择看似不符的行为——他挡住了巴兹比射向友哈的箭,一次又一次拒绝巴兹比的约战,在修贝尔特想向巴兹比出手时出言告诫,在友哈宣布新继承人时阻止冲动的巴兹比,在和巴兹比交战时露出焦灼之色直呼其名——他一直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保护旧友。如果他真的能够毫不犹豫地贯彻其忠诚舍弃错误的选择,让友哈巴赫他们击杀巴兹比或者自己一开始就秒杀他不是更好?但他都没有。

哈斯给我的感觉一直有点矛盾,他会在秒杀可城丸后放过他认为非常弱小的普通死神,他会在斩断天锁斩月后面露不忍,他会对巴兹比一再忍耐……除了面对雨龙。(我之前真的没有想到他会说出672话里那样的话orz)他这样不停地讲道理逼问雨龙让我想起一护小乌战,小乌一直在交战时向一护灌输自己的理念,是因为他所见的人类已经开始让他的想法有所动摇,所以他迫切需要打倒人类以求重新确定自己的想法,那哈斯呢?

我之前开的脑洞里一直设定哈斯是在被触及底线前都很念旧情的人,现在看来他并没有表面看来那么冷酷,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念旧,他只是会为自己的选择感到痛苦罢了。但感到痛苦这点已足够。不知道哈斯最后会怎样退场,也不知道友哈巴赫最后会怎样对待哈斯,我有开过被众人干掉的友哈决定夺取哈斯沃德的身体和力量重生,危急时刻爬起来的巴兹比救下哈斯沃德这样乱七八糟的脑洞,只是觉得假如哈斯发现他所选的“正确”并没有一直看起来这么美好,他判定的“错误”也已经不是从前那样,这大概会很令人感慨吧。乱七八糟的脑洞比不上98的原画,只希望哈斯就算要开完圣体最后也别变得像亲卫队一样形象全无,我是真希望他和巴兹能够HE啊QAQ

评论
热度(4)
© 小青青青青龙 | Powered by LOFTER